当前位置:高贝斯资讯“流浪大师”沈巍:直播1月获打赏10多万 像高级讨饭
“流浪大师”沈巍:直播1月获打赏10多万 像高级讨饭
2022-12-20

“流浪大师”沈巍来杭州,本报记者和他面对面4月底开始搞直播,粉丝90万,打赏10多万元,但他并不喜欢被前呼后拥

沈巍:当网红3个月,甘苦自知

一辆黑色雷克萨斯停在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的门口,穿粉色短袖衬衣的沈巍下了车,三个和他一起下车的小伙子,递水,递手机。

沈巍在省博参观,边上围着直播的粉丝。

一会儿,10多位粉丝陆续从西泠印社的方向涌来,举起手机,对着沈巍拍摄。

上周六,“流浪大师”沈巍来到杭州,他去了西湖,逛了博物馆,待到了本周二。无论他走到哪里,都有粉丝跟随直播。

52岁的沈巍曾是上海某机关公务员。在上海流浪20多年,以捡垃圾为生,他虽蓬头垢面但能讲史书、谈掌故,今年3月,被人录制视频上传网络而意外走红。

做了网红3个月后,沈巍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他说,甘苦自知。

两个手机同时拍摄

周二下午2点,太阳热辣辣,沈巍来到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后,没急着进去,而是在门口等待。

“有粉丝从上海过来,等等他们。”小飞,是目前和沈巍走得最近的一个人。网上说,小飞认了沈巍做义父。沈巍对此不置可否,“这是他的隐私。”

最近一个多月,沈巍离开上海,先后去了新疆、广州、成都、杭州,的确是小飞一路陪伴。粉丝们很快聚集在门口,有的从上海来,有的是杭州本地的,一行10多人进了博物馆。

花白头发的沈巍走在最前面,在大厅里,他双手叉腰,粉丝们举着手机,跟随在后。有旁观者小声问:“这是什么领导来了吗?”沈巍看展品的时候,粉丝们就紧跟上去,把他围起来,各自选取角度,拍摄。很多人拿着两个手机拍。

一位穿白色T恤的男子一手举着自拍杆,高高伸过人群,做直播;一手拿着另外一只手机拍视频。

“拍些小视频,做花絮。”他笑嘻嘻地说。他的直播账号是专门直播沈巍的,“有3000多粉丝,都是冲着沈老师来的,纯的。”

原本安静的博物馆,变得有些热闹。

这个耳朵进,那个耳朵出

看起来,沈巍对博物馆的一切都很感兴趣,而且讲得头头是道。“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沈巍开讲前,总是用这句开头,一手背在后面,一手指着展品。

围着他的粉丝们,都忙着直播,回答的寥寥。沈巍倒也不在意,自顾自地讲解。

看到介绍中用了“凤凰涅